傳統企業的轉型升級,要避開這 6 大陷阱

2019-10-17 15:47:30 金藍盟 40

近年來,我國經濟的轉型升級不斷深入。但是,從宏觀角度、國際經驗看,轉型升級并不是一個容易的過程,少數國家成功跨越了這一步,進入了高收入社會,但大多數國家在這一階段沒能順利實現升級,掉入了中等收入陷阱,長期難以自拔。

從產業層面來看,我國傳統產業以技術改造、進步和創新為突破口,在轉型升級方面取得了積極成效,但過程并非一帆風順,其中各類資源紛紛從實體經濟中逃離,表明產業發展缺乏新的投資機會和利潤增長點,而個別成功的案例并不能代表中國整體傳統產業轉型的成功。如果傳統產業不能順利實現轉型升級,必將影響中國整個經濟的轉型升級,甚至阻礙中國順利跨越“中等收入陷阱”。

從企業層面來看,傳統企業雖然一直在努力轉型升級,但還存在許多問題和誤區,這讓許多傳統企業始終掙扎在轉型升級的“陷阱”之中。

轉型升級六大陷阱

陷阱一:轉型升級就是轉行

有些人認為,既然轉型升級,就說明傳統產業沒有希望了,屬于要被淘汰的夕陽產業,轉型升級要做的,就是尋找朝陽產業,要轉行。其實不然,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夕陽產業,而是技術進步帶來的產業升級,迫使傳統的企業走向夕陽。互聯網行業是新興行業,具備新技術、高利潤、高成長性,這些都是事實,但是工業、零售、能源、交通等這些實體行業是夕陽行業嗎?不一定,可能用“穩定行業”這個詞更合理一點。人們的吃穿住行,加上通信和娛樂這些都是基本需求,無論怎么變換形式,其需求本質不會變化,不會因夕陽而落山。

同樣是服裝企業,意大利的Zara能夠抓住行業的本質,通過系統的設計來縮短生產和交貨時間,達到快速反應,取得了巨大的市場業績。所以說傳統產業通過管理、技術等方面的改造,仍可以變成現代產業。傳統企業轉型升級,不能只求成為“朝陽”。

陷阱二:轉型升級就是搞互聯網

“互聯網+”是這幾年的一個大話題,很多傳統企業一說轉型升級,馬上想到的就是“互聯網+”。的確,這些年中國互聯網的快速發展,讓整個商業與市場的格局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。許多傳統企業開始追求市場上流行的互聯網轉型,互聯網思維、大數據等概念,不少傳統企業的老板叫喊得甚至比互聯網同行還要厲害。他們都是帶著這種“互聯網思維”投身到互聯網化大潮之中,匆忙地讓組織和員工在網上學習了幾天之后,做個官網、開個微博和微信公眾號,還有的進入電商平臺,有的直接大搞B2B營銷推廣,有的搭建技術團隊自主研發移動商城……他們以為這就是“互聯網+”。結果折騰許久,投入了大量財力、物力、人力,卻并未獲得什么效果和收益。

不可否認,互聯網確實是一種先進的生產力,在宣傳推廣、銷售、品牌建設等方面,比線下傳統方式更高效。但從企業性質看,傳統企業尤其是制造業,它們與互聯網企業的差別還是很大的,互聯網并不能幫助它們解決所有問題。

從傳統企業產品銷售的角度看,互聯網的功能也只是解決“酒香也怕巷子深”這個問題。但對銷售來說,“酒香”是根本,如果酒不香,產品不好,互聯網造成的負面影響只會比傳統渠道更大。不少傳統企業只看到了互聯網更高效的一面,卻忽略了互聯網同時更具有殺傷力。而很多傳統企業恰恰是忘記了產品為本的理念,忘記了要以客戶為導向,用匠心把核心技術、產品質量、研發創新、供應鏈效率做到位才是根本。

陷阱三:轉型升級就是資本運作

近些年,我國資本市場發展迅速,很多企業通過上市、并購等資本運作手段獲得了大量資本,促進了企業的快速發展。因此,在資本的驅使下,有的企業看到資本運作賺錢快,便對做實業失去了興趣和耐心,開始一門心思想賺快錢。有些沒有責任感的資本,唯利是圖的資本,甚至非法的資本嚴重擾亂實體經濟的健康發展。

各種網絡非法交易,客觀上助長了線上法外之地的滋生,有些實體經濟企業經不起這種現象的誘惑,為了賺取快錢而進入自己不熟悉的行業,趕熱浪,造概念。他們要么搞搞基金,要么玩玩收購,更有甚者,有的企業老板為了上市時讓自己的商業模式更加符合資本市場興趣,不惜賣掉自己的工廠、設備,以實現“輕資產”運營,最后,從一個實業家變成了只考慮如何圈錢的騙子。傳統企業玩資本的結果往往就是偏離主業,不僅沒有實現轉型升級的目標,反而造成大量損失。

客觀講,資本歸根結底是一個工具,是一把雙刃劍。資本運作是企業發展的一個過程。在資本市場快速發展的今天,傳統企業要考慮的不僅僅是資本和資本運作本身,而是資本如何為我所用,資本運作如何幫助企業快速發展。成為資本的獵手還是資本的獵物,慶祝的心態還是慶功的心態,這些都決定了傳統企業與資本結合的結果。

陷阱四:轉型升級就是玩模式

在互聯網、人工智能、大數據、信息化等技術的飛速發展之下,新模式、新概念層出不窮,對于商業模式的探討更是成為現代企業繞不開的話題。太多的傳統企業,被現象迷惑之后,不考慮自身的環境、團隊、資源、資金、人才和創新智慧,被那些逃出升天的成功案例所迷醉,一見人就談:我們要搞個自己的平臺,再慢慢壟斷這個行業;我們要打造某制造領域的阿里巴巴;也有些人一見到類似小米、三只松鼠、黃太吉的創新模式,就好高騖遠、立馬瘋魔,整天想著馬上可以圈到一大筆錢,馬上就會有巨頭來收購……但是,從實際情況看,這些企業的生產還沒搞好、研發沒幾個人、管理還很粗放、人力資源還很初級,在這些問題都沒解決的情況下,整天談商業模式,是沒有任何意義的,最后的結果只是異想天開。

陷阱五:轉型升級就是股權激勵

這幾年,在轉型升級的帶動下,“股權激勵”的概念非常火,網絡上充斥著各種股權激勵的培訓廣告,很多傳統企業認為這是一個轉型升級的好辦法,甚至是唯一的辦法,便開始在企業內部推行股權激勵。股權激勵本身沒錯,但是,在企業的領導者對企業發展沒有方向時,寄望于別人,希望通過股權激勵,讓員工幫企業實現轉型升級,以為把股權分給大家,就能解決企業發展問題了,這是有問題的。

其實,股權激勵只是人才激勵的一種方式而已,除了股權激勵,還有薪酬,還有績效,還有培訓、職業發展等,要想讓人才充分發揮其潛力,需要將這些激勵方式結合起來使用。否則,老板做股權激勵的初心雖然是好的,但結果卻難以兌現。

陷阱六:轉型升級就是“彎道超車”

“彎道超車”本是賽車運動中的一個常見術語,意思是利用彎道超越對方。現在這一用語已被賦予新的內涵,廣泛用于政治、經濟和社會生活的各個領域。在很多人看來,“彎道超車”的意思可以理解成在同等條件下,找到一條捷徑,直接趕超過去。

彎道超車是在競技超車時出現的,平常駕駛車在彎道和路口是不允許超車的。在競技賽車當中,比如F1,在競爭對手實力差不多的情況下,幾乎是不可能在直道上超車的,只有彎道才是超車的唯一機會。彎道超車在競技賽車當中是非常高難度的超越對手的行為。

確實,隨著中國經濟在這些年的快速發展,很多方面實現了對西方國家的追趕甚至超越,這是多年積累而來的質變,也需要合適的時機來實現。但很多傳統企業受到“彎道超車”的影響,天天夢想著彎道超車,盡快實現轉型升級,這種急功近利、追求速成的現象并不鮮見,結果也是可想而知。

轉型升級七大建議

對傳統企業來說,轉型升級喊了這么些年,該嘗試的都嘗試了,該犯的錯也都犯了,是時候進行總結了。傳統企業需要從心態、戰略、組織、產品、研發、生產、人才等各個方面進行系統思考,才能避開轉型升級的陷阱。

建議一:心態要調整

著名企業家寧高寧前段時間說過:中美貿易摩擦給了中國企業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最好的教育和警醒。過去中國企業心目中的英雄是互聯網創業英雄和成功地產商,今天變成任正非了。因為企業的思路變了,企業更加重視長期發展、更加重視技術,企業規劃也變得更有毅力、有成長,這是很大的變化。中國現在幾乎每一個行業都在面臨著經濟增長方式的改變,當前,中國面臨的發展環境發生了變化,國內有很多的規則需要修改,心態也要調整。

傳統企業再思考轉型升級時,不能只盯著那些快速成長的互聯網企業,也不能再整天想著彎道超車,而是要調整心態,沉住氣、踏實干,像華為那樣,一步一個腳印,堅持走下去。

建議二:戰略要清晰

一位企業家說過:現在的企業不是大魚吃小魚的時代,也不是快魚吃慢魚的時代,而是戰略競爭的時代,就是要看誰的眼光放得更遠。傳統企業要學會系統思考,要有長遠思維,學會戰略管理,讓轉型升級的方向更加明晰。

傳統企業要合理布局自己的產業結構,設計更加清晰并且可執行的商業模式,同時,更要注重學習借鑒國際上的優秀標桿企業,將互聯網思維、大數據、智能制造、數字化等概念進行通盤考慮,結合企業自身的情況,選擇合適的舉措,以適當的方式將其納入戰略規劃,而不再是東一腳、西一腳地去嘗試。

傳統企業在制定轉型升級戰略時,既要有中心意識,保持清晰的戰略思維,也要有動態意識,實施靈活的動態調整。具體來說,就是要制定一個完整的中長期戰略方針,要在內外部環境的轉變下實施動態戰略調整,做好轉型過程中危機下的短期戰略應對。

建議三:組織要變革

轉型升級最終要落地在組織上,沒有合適的組織,轉型升級的戰略是無法實現的。看看那些在創新領域的領導企業,比如華為、阿里巴巴和騰訊,它們有一個很明顯的共同點,就是總是能夠抓住自身企業發展節點適時進行組織變革,通過自我升級和變革,完成新發展階段的業務突破和組織升華,讓組織能夠更好的適應變化中的市場環境。每一次組織變革都是基于未來戰略所做出的必要調整,也是面向未來的變革,反過來講,他們每一次大的戰略升級或者轉型的落地背后都有組織變革的推動。

從更大的視角來看,華為、騰訊和阿里總是能夠根據內外部環境中的變革性機遇,及時自我變革并不斷完善自身企業的管理體系,打造高效、敏捷的組織架構,這一點是非常值得轉型升級中的傳統企業學習借鑒的。

建議四:產品要對路

隨著中國中產階層的形成,整個社會消費層次越來越多樣化,任何層次的產品都有其消費需求空間,也需要有企業滿足這部分市場的需求。從企業的角度來看,轉型升級就是要適應市場規律,依據企業的能力和資源向著有消費需求的方向轉,踏踏實實地滿足市場需求,至于到底是做高端還是做低端,則是企業根據市場情況和自身情況而做的市場定位。

傳統企業一定要了解產業的本質,要抓住客戶需求來尋找突破口。許多快速崛起的互聯網企業之所以成功,就在于他們能夠深入研究并抓住客戶需求的痛點,然后以高效的產品來滿足這一需求。這一點,正是傳統企業最需要向互聯網企業學習的。

建議五:研發要加強

研發是企業發展的根本。三星曾經走過的路,眼下正被諸多尋求轉型升級的企業重復地走著。上世紀90年代,三星決定走高端路線,但需要找到落地的抓手,即需要引入科學的方法和有效的工具。后來,三星投入大量資金,進行了系統化的研發變革,轉變了研發理念,如市場導向的產品研發創新、跨部門合作、按流程從事研發業務活動、技術開發與產品研發異步進行、技術重用、項目管理、研發績效矩陣式考核方式等。即使在亞洲金融危機發生、大多數企業都削減研發資金時,三星始終大力進行研發投入,正是由此,三星才實現了向高端轉型升級的目標。

實際上,中國的優秀企業無論是制造型企業,還是互聯網企業,都是十分重視研發的,尤其是華為、阿里巴巴。那些轉型升級不順利的傳統企業,一定要在研發方面下功夫。

建議六:生產要精細

生產是保證產品品質的重要環節,“智能制造”的口號提了很多,但離不開精細化生產這一基礎。豐田汽車以其優異的品質,長期位居國際汽車行業的前列,其生產的精益管理是重要原因之一。

實際上,精益管理已經演變為一種涉及營銷、研發、供應鏈、生產、流程的精益管理理念和方法,帶動了全球產業的轉型,從制造業到服務業,它所追求的“創造價值消除浪費”的思想、方法和工具促進了生產資源的優化配置,獲得質量、效率和反應速度的快速提升。傳統企業的智能制造不可能建立在傳統、低效的生產模式之上,精益是必須走的第一步。

建議七:人才要升級

企業轉型升級歸根到底要靠人,華為創始人任正非,就曾以“什么都可以缺,人才不能缺;什么都可以少,人才不能少;什么都可以不爭,人才不能不爭”,揭曉了企業乃至國家間競爭的本質。

傳統企業的轉型升級需要從管理、生產、技術、研發、營銷等各個方面去突破,傳統型人才是不能完成這一任務的,需要對人才隊伍進行升級。除了以具有市場競爭力的薪酬、待遇,吸引優秀人才加入,還需要為人才提供系統的學習、培訓,不斷為其“賦能”,打造高績效的人才隊伍,更好的推動企業轉型升級進程。

與互聯網企業不同,傳統企業轉型升級不是某個點的工作,它應該是一個系統工程,需要有系統的思考方式,需要從企業經營管理的各個方面系統解決。這是巨大的挑戰,沒那么容易,并且會有漫長的過程,但應該堅持并爭取早日跨過轉型升級的陷阱。

謝老師說,為了應對互聯網時代帶來的沖擊,傳統企業已經到了不得不轉型升級的時候,然而“慌則亂,急則疲”,轉型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而是需要長期部署的一場大仗。心急冒進沒好果子吃,拿不準方向的轉型無疑等同于自尋死路,如果您也有同樣的觀點,不如我們一起面對面探討探討。


新11选5走势